搜索明星  |  明星列表  |  分类明星  |  最新主题  |  精华主题  |  热门主题  |  视频主题  |  排行榜  |  我与明星  

凯凌明星网>大陆地区>歌手>刘欢>明星档案

|||||排名第331位  我要报料!

一、刘欢档案 (提供资料)

姓名
刘欢
性别
生日
1963年8月26日
地区
中国
国籍
中国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天津
婚姻
已婚
配偶
卢璐(主持人,导演,1988年6月8日~)
子女
刘熠思(原名刘一丝,女儿,1992年9月2日晚出生)
生肖
卯兔
星座
处女座
血型
O型
身高
172cm
体重
80kg
粉丝
欢迷
语言
中文
学历
国际关系学院法国文学专业
主要成就
CCTV MTV音乐盛典最受欢迎男歌手,音乐风云榜终身成就奖,北艺协会电视剧优秀音乐创作奖
代表作品
《弯弯的月亮》《千万次的问》《好汉歌》《天地在我心》《从头再来》《少年壮志不言愁》《我欲成仙》
经纪公司
中国唱片
身份
中国著名男歌手,知名音乐人
刘欢(Liu Huan,1963年8月26日~),(Liu Huan),天津人。中国著名歌手,知名音乐人。因在流行音乐方面的成就被誉为中国大陆地区最知名的“音乐教父”超级巨星,在华语歌坛极具影响力。自1985年夺取首都高校英语和法语两项歌曲大赛的冠军以来,一直屹立于歌坛之巅,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流行歌坛“大哥大”。1987年,中央电视台热播电视剧《雪城》和《便衣警察》,两部电视剧的主题歌《心中的太阳》和《少年壮志不言愁》,让刘欢的一夜之间名字家喻户晓。曾演唱很多著名经典电视剧主题曲,代表作《少年壮志不言愁》,《弯弯的月亮》,《千万次的问》,《得民心者得天下》,《好汉歌》,《凤凰于飞》,深受广大群众喜爱。早在1987年的抽样调查中刘欢的知名度就已达87%。2013年1月1日刘欢在北京万事达中心举办《倾听我们的年代——留欢2012》大型演唱会,同年加盟中央电视台的《中国好歌曲》担任导师。

刘欢刘欢刘欢刘欢刘欢刘欢刘欢刘欢刘欢刘欢
刘欢

四、刘欢介绍: (提供资料)


早年经历:

963年08月26日 出生于天津的一个教师家庭,小学就读于天津体育馆小学。8岁那年,刘欢和同学戴志诚成为天津体育馆小学的一组小相声演员,刘欢是逗哏。常宝华曾有意招揽二人为徒,但最终,因刘欢的母亲不想让孩子做这一行,而放弃了这次机会。刘欢的京剧唱得也不错,最擅长的是《智取威虎山》选段。体育馆小学的宣传队当时在天津很知名,文艺队的孩子有很多外出表演展示才艺的机会。此外刘欢当时还会说山东快书。
1979年初 中毕业后,刘欢以优异成绩考入了耀华中学,因为戴志诚没能考进耀华,两人的合作也于少年时期结束。
1981~1985 就读于国际关系学院法国文学专业,在大学期间,刘欢表现出对于音乐的痴迷。
1985 夺取首都高校英语和法语两项歌曲大赛的冠军。
1986 随中央讲师团自愿赴宁夏石嘴山支教一年,讲授音乐。

演艺生涯:

986 首次受邀参加央视“电视世界”晚会,这是刘欢演艺生涯中的第一次录音与首次录像,演唱法语歌曲《愿我们重相会》。时任导演骆幼伟立刻派人寻找并力邀刘欢参加文艺晚会。而当时的刘欢正随中央讲师团在宁夏石咀山支教,接到邀请后火速返回了北京。
1987 演唱的电视剧《便衣警察》和《雪城》主题曲。《心中的太阳》是刘欢录制的第一首电视剧歌曲,刘欢真正走上歌坛。
1988 为时事政论片《世纪行》创作主题曲《你是一面旗帜》。首次自己投资自己制作录制演唱专辑卡带《刘欢的沙龙》。
1989 李海鹰为都市民谣《弯弯的月亮》 作词作曲。在一些歌手试唱不成功后,他请来刘欢。那会儿的刘欢正在困惑,谁给他歌时都说,这是根据你的风格写的。
1989年04月 《弯弯的月亮》发行,风靡中国,歌曲的优美曲调和丰富的内涵表达人们的思乡之情,依恋之情,它也被认为是中国流行音乐界从港台翻唱,西北风等等热度流行过后走向沉静和内敛时期的代表作品。
1990 北京亚运会。刘欢与韦唯共同演唱作曲家徐沛东的《亚洲雄风》,至今被称为“不是会歌的会歌”。据说,当初在录音棚,他并不看好这首歌。人声俱疲时,徐沛东知其好酒,特意买了啤酒,“刘欢几乎喝一口,唱一句。整首歌唱下来,热血沸腾。”
1991 夏天,中央电视台首次大型赈灾义演电视直播晚会,刘欢原本计划演唱歌曲《世界需要热心》,但因组织工作疏忽,导致刘欢直播“迟到”,因而造成一些误会,刘欢因此被封杀数年。据刘欢自己介绍,他去广州参加电视剧“飞天奖”颁奖晚会时,独唱了徐沛东老师的获奖歌曲《不能这样活》,央视在不得不播出的情况下,竟然将刘欢的整个现场演出全部用特技处理:观众只能从一个略小于屏幕的方框外(方框内是电视剧画面)看到刘欢偶尔伸出来的四肢末端和脑袋顶部的头发。
1991年开始 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西方音乐史》。
1993 与韦唯合作演唱第七届全国运动会主题歌《五星邀五环》及首届东亚运动会主题歌《崛起的东亚》。应北京奥申委邀请与韦唯合作录制奥斯卡获奖得者乔治·莫罗德专为北京申奥创作的歌曲《GoodLuckBeijing祝福北京》英文版,并赴摩纳哥参加2000年奥运会举办国揭晓仪式。
1994 应邀赴纽约参加在举世闻名音乐圣殿卡内基音乐厅举行的演出,应邀赴日本参加第12届广岛亚运会开幕式,演唱自己的作品《让我们同行》,应导演米家山的邀请为电影《带轱辘的摇篮》创作音乐,同年导演郑晓龙,冯小刚拍摄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最后选定刘欢,他也成为剧组惟一没去过纽约的人。
1994年08月 片子已快剪出,片头,片尾,插曲,背景音乐依然全无。刘欢将整套MIDI设备从家中运到剧组所在的友谊宾馆。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刘欢写出《千万次的问》等7首歌曲,九十多段音乐。速度和质量惊人,同时也再次证明了刘欢无可替代的实力。随着《北京人在纽约》在央视的播出,冲破了央视对他的3年禁令。不久,还在《人民音乐》做编辑的金兆钧亲见红头文件,“上写刘欢迟到,还大闹会场,要对他实行封杀。”文件发出后,被迅即收回。据说有关部门认为这样下文不妥。
1995 应导演赵宝刚邀请为电视连续剧《东边日出西边雨》创作音乐。应文化部的邀请赴罗马尼亚担任布拉索夫国际流行音乐节评委。
1997赵季平为电视剧《水浒传》片尾歌《好汉歌》作曲。在广电总局录音棚里,刘欢刚录完一首歌出来,立即又被他请了进去。初唱《好汉歌》,赵季平听出他只使用了通俗唱法。赵提议,既要保持通俗,又要唱出民间传统艺术感。刘欢思忖一会,再进棚里,就有了最后正式的版本。
1997 索尼唱片出版发行《记住刘欢》。应投资人朱时茂和制片人王伟的邀请为电视连续剧《胡雪岩》创作音乐,与韦唯合作演唱第八届全运会主题歌《生命的放飞》,为下岗工人录制公益歌曲《从头再来》,应邀担任领队带团参加香港亚洲流行音乐节。
1998 应著名作曲家谭盾之邀与世界大提琴大师马友友同台合作,参加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庆祝香港回归一周年谭盾作品音乐会“天地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请刘欢为国产动画大片《宝莲灯》创作和演唱主题歌。他听了对方提供的一首作品,觉得编曲不错。于是套着编曲,重新写了另一条完全不同的旋律,并填上歌词。这就是《天地在我心》。
2000 作为全球唯一的华人男歌手,被载入美国出版全球发行的《SONYMUSIC100YEARSSOUNDTRACKOFTHECENTURY》精装纪念册,其作品《爱之无奈》同时收入该纪念册之珍藏版。
2000 以“著名音乐家”的身份被收入国家邮政局发行的“新中国艺术家”大型明信片集,应谭盾的邀请参加在上海大剧院举办的谭盾千禧年作品音乐会暨上海新年音乐会,演唱《爱之无奈》,《相约如梦》和与人合作演唱歌剧《茶花女》选段。
2001 应邀录制申奥歌曲《我们可以》并赴莫斯科参加凤凰卫视制作的2008年奥运申办国揭晓仪式直播节目。与毛阿敏合作演唱第九届全国运动会主题歌《又见彩虹》。
2002 应邀担任CCTV第九届,第十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决赛评委。
2003 与京文唱片合作发行首张翻唱专辑《六十年代生人——给我的同龄人及后代》。
2004 在首都体育馆举办《欢歌2004》首次个人演唱会。
2006 在上海体育馆举办《欢歌2006》个人演唱会。
2007 与莫华伦,廖昌永三人联袂的《震撼音乐会》7月3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2008 独立创作《福娃奥运漫游记》主题曲《北京欢迎你》,并与蝌蚪合唱团合作演唱。
2008年08月08日 受邀与莎拉布莱曼演唱北京奥运会主题曲《我和你》。
2009年06月 在一组刘欢拄着拐杖的照片就在网上流传。镜头中,刘欢借助拐杖,在北京闹市区的路口缓慢而行。此后,刘欢罕见地缺席了一系列重要演出。
2010 “第十届音乐风云榜”颁奖典礼上,他通过视频向大家表示谢意,镜头中的刘欢身形异常消瘦。
2010年05月02日 经纪人卢先生证实,刘欢因患股骨头坏死在美国动完手术。
2010~2011 年应导演郑晓龙邀请为电视连续剧《甄嬛传》创作音乐。
2011年08月31日晚 病愈重新登上阔别两年的讲台,继续讲授《西方音乐史》。
2012 夏天,从不热心选秀节目的刘欢,受制作方几度盛邀,出任“中国好声音”导师。他说,“节目有两点让我心动,一是盲选,仅凭声音选择队员,第二,这是原版,我尊重知识产权。” 双方签下连续三季的合约。
2012年10月23日 在京透露,因为身体原因,他计划不再参加包括《中国好声音》第二季在内的任何选秀节目。
2013年01月01日 在北京万事达中心举行《倾听我们的年代—留欢2012》刘欢北京演唱会。
2013 加盟中央电视台的《中国好歌曲》担任导师。
2014年01月30日 与苏菲·玛索在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合作演唱《玫瑰人生》。

五、荣誉与成就: (提供资料)


获奖:

2004 第十届 华语歌曲“榜中榜”之“评委会特别奖”(CCTV和Channel《V》颁发) (获奖)
2003 第四届 中国金唱片“最佳流行专辑” (获奖)
2003 第四届 中国金唱片“评委会大奖” (获奖)
2003 第四届 中国金唱片“最佳男歌手” (获奖)
2003 第三届 《音乐风云榜》“终身成就奖” (获奖)
2003 流行音乐贡献奖 (获奖)
2001 入选北京百姓投票评选的新中国建国以来“我最喜爱的电视十佳歌曲” 《少年壮志不言愁》,《千万次的问》,《好汉歌》(获奖)
2000 中国原创歌曲排行榜最高奖项“杰出成就奖” (获奖)
2000 新千年杰出男歌手奖(CCTV和Channel《V》颁发) (获奖)
1999 首届 最受欢迎男歌手奖(CCTV和MTV“音乐盛典) (获奖)
1996 中国十大词曲作家奖(“中国当代歌坛经典回顾展”大型活动) (获奖)
1996 中国十大歌手奖(“中国当代歌坛经典回顾展”大型活动) (获奖)
1994 电视剧优秀音乐创作奖(北京电视艺术家协会颁发) 《北京人在纽约》原创音乐 (获奖)
1992 全国影视十佳歌手 (获奖)
1990 “全国十大青年作曲家”创作和演唱双奖(《中国青年报》主办) 《丁香雨》,《黑船》 (获奖)
1990 全国影视十佳歌手 (获奖)
1988 全国影视十佳歌手 (获奖)
1988 《人民日报》主办由全国读者投票评选的“八八十大金星”称号,得票数位居第二(《人民日报》主办) (获奖)
1985 首届 北京高校英语歌曲比赛冠军 (获奖)
1985 首届 北京高校法语歌曲比赛冠军 (获奖)

社会公益:

991 与歌手韦唯共同发起北京演艺界赈灾义演,在北京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与北京电视台合作共募善款1600万元,并与众明星录制和演唱专为此创作的歌曲《共有的家园》。
2004年11月16日下午 开始拍摄他的第一个公益广告,他也由此成为中国内地第一个为“野生救援协会”拍摄公益广告的内地音乐人。
2007年11月25日晚 《真情》特别节目“写给幸福”关注留守儿童大型公益晚会将在长沙五洲大剧院录制,刘欢推掉商业演出前来参加。
2006年08月26日 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 “真情感动世界,爱心铸就和谐”大型公益慈善募捐活动及答谢酒会。在娱乐界,亲笔为本次慈善募捐活动签写爱心寄语的明星已近80人,其中有成龙,刘欢,钟丽缇,曾宝仪,伊能静,吴孟达等明星。
2011年06月16日 在京签约成为知名音响品牌哈曼的形象大使,双方携手启动“音乐校园计划”公益项目。

六、人物评价: (提供资料)

点击查看:详细内容

七、感情生活: (提供资料)


爱情和婚姻:

有关刘欢和妻子卢璐 一见钟情的爱情故事一直被媒体所称道,最真实也最准确的描述详见卢璐 著作《嫁给刘欢》。
1988年湖南电视台准备筹办元旦晚会,卢璐既是晚会主持人又是副导演,台领导考虑到年轻女孩请演员可能比较方便,于是便派卢璐负责上北京请刘欢。据刘欢回忆,他第一眼见到卢璐,就喜欢上了她。元旦晚会后,刘欢就突然向卢璐求婚,当时卢璐认识他仅仅9天。卢璐认为,男人一定要聪明,一定要才华横溢,长相无所谓。
1988年6月8日两人结婚,刘欢还曾为妻子创作歌曲《璐璐》。从这个意义上讲就是现在所谓的“闪婚”。
卢璐于1992年9月2日晚在北京自然分娩,顺利诞下重3480克的女儿。女儿的名字“刘一丝”为刘欢所取。
在妻子眼中,刘欢不但年轻有为,才华横溢,人也长得非常精神,气质不凡,绝非现在媒体间网络上以讹传讹的所谓“丑男”。卢璐 十分欣赏刘欢身上那股子北方男人的粗犷和大气。在她看来,丈夫之所以被划为“丑男”完全是因为自己孕后害口惹的祸,刘欢就是从那时起一胖不可收,但这丝毫无损他在她心目中的“才男”形象。
2010年4月刘欢在北京医科大学第三医院成功进行右腿人工髋关节置换手术。
2013年夏天,刘欢夫妇将迎来他们的“银婚”纪念日。

刘欢和女儿:

刘欢的妻子卢璐 于1992年9月2日晚在北京自然分娩,顺利诞下重3480克的女儿。
女儿的名字“刘一丝”为刘欢所取。想法很简单:好念,好记,好写,不易重名。坊间流传的该名源自“佛语”之说实属谣传。
女儿小学四年级时,在她的英语老师恳切建议下,刘欢夫妇俩很快就向当时的户口所在地派出所递交了女儿的更名申请。从此,女儿改名为“刘熠思”。
对于女儿,刘欢有太多的愧疚。孩子小时候正逢他最火之时,不方便陪女儿出去玩,女儿越来越显露出音乐天赋后他又后悔孩子小时太顺其自然,没花功夫培养孩子的音乐技能。为了弥补女儿,刘欢在北京奥运之后迅速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外,远赴美国替换妻子为女儿陪读,全心辅导和照顾女儿的学习及生活起居。一年后,刘欢终于如愿以偿,亲自把女儿送进了她最心仪的大学和专业。

温情永远:

——《嫁给刘欢》代序 文:水均益
和刘欢今年都到了四十岁。四十岁的男人应该是不惑的成熟的大男人了我,而且,这个年龄的人大半不太会含情脉脉了。温情似乎已经离我们远去。
前几天,和几个朋友一起喝酒。深夜里,当每个人都已经是醉意浓重的时候,电视里忽然响起了一首久远的老歌。“天上有个太阳……”一个熟悉的声音。刘欢!突然间,我意识到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刘欢了。以前,我和刘欢两三个月准要聚一次。每次都会彻夜喝酒聊天直到天明。最近半年多,我们几乎没有来往,只是打过几次电话。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我准备去伊拉克前的一次。那是在我动身前一天的晚上。当我在电话里告诉正在外地的刘欢第二天我要飞往中东的时候,他没有说话,好半天电话另一头传出一声无奈的叹息:“哥们儿,这回可不同以往,你可得千万小心。”认识刘欢这么久,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他的真情流露。在那以后,刘欢又约过我几次,而几次都是因为我的原因爽约。但这中间,我隐约感觉得到,刘欢似乎正在进入一种新的状态,一种对自我,对生活,对事业重新认识的阶段。而这里面,多年为事业奋斗力图掩饰的那种温情正在不自觉地回到他的内心。从他的新专辑《六十年代生人》,从他在一些电视访谈节目中对爱情深情的回忆,从他对老友时常表现出的眷恋,等等,都不难看出这样的变化。说实话,作为和他同龄的我,又何尝不是一样?
于是,在《雪城》插曲响起的那个深夜的凌晨两点多,我拨通了刘欢家的电话。如我所料,刘欢没睡,正精神地看电视呢。听到他的声音,我忽然动情地大声对他说:哥们儿,我想你(我从来不说这样肉麻的话)。电话那头刘欢一如过往热情地说:那就过来吧,咱好好聊聊。那一夜,我们又聊到了天亮。在“爆侃”了一夜国际局势之后,刘欢对我说:我老婆的那本书,你给整(写)个序吧,序的名他替你想好了——《温情永远》。几天后,我拿到了卢璐的大作《嫁给刘欢》的部分书稿。尽管我和刘欢是好朋友,但他和夫人的爱情故事我更多的是从别人那里听到的。只听刘欢和卢璐跟我说过,他们的爱情发端于一次不到九天的邂逅。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一场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女的“干柴碰烈火”。看了《嫁给刘欢》,我才知道原来那是如此深刻的爱情。她深刻到可以感染你,感动你。她的脉脉含情又会猛然间刹住你匆匆行走的脚步。你会问自己:我的温情呢,哪儿去了?
卢璐最初告诉我要写《嫁给刘欢》时,我以为我是明白她的心思的。她爱刘欢,而且为此幸福着。记得有一次我作为嘉宾在央视《朋友》栏目录制刘欢的专集。整个录制的过程中,我发现,卢璐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刘欢。那深情的目光里根本不存在别人。当现场刘欢回忆起夫人如何给了她巨大的安慰时,坐在观众席里的卢璐早已是热泪盈眶了。其实,卢璐爱刘欢,这在朋友们中间早已经是共识了。然而,看过了书稿,我忽然明白了更多。我看到,卢璐这个女人的幸福来自于她的内心,来自于她善良的本质,也来自于她对自己缔造的生活的满足。正因为如此,一个进入中年的女人,一个有了十几岁女儿的母亲,一个生活在名人丈夫的光环下的妻子,才能够如此从容地记录自己的婚姻,生活的灿烂也才能够为她制造出无尽的浪漫。
我为刘欢高兴。我也为卢璐 高兴。
在人类一代代的生息繁衍进程中,有太多令人感动的爱情,在一个个人物的艰难跋涉之中,留下过多少感叹和惋惜,在一段段的回忆挥之不去里,又给了你我怎样的感悟。冥冥之中,请记住这几个字:温情永远。

八、作品: (提供资料)

点击查看:详细内容

九、语录: (提供资料)


“如果我们把音乐看得高一点,把自己看得小一点,其实很多烦恼就没了。”
“我去过维也纳的那座享誉世界的音乐厅,坐在票价高昂的豪华包间里我想:这里面都是来自欧洲和世界各地的贵族,他们把音乐视为一种修养和享受,把这包厢当做社交场所,但在音乐厅里还有一大群站着在听的人,他们是学生,知识分子和下层劳动者,但他们是真正懂音乐的——这些人是欧洲的精神贵族!我要把你们培养成中国的精神贵族!”
“音乐就是很美好的东西。我们这些做音乐的人,在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个美好给展现出来。中国古人说得对: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那个好的东西本来就是在那儿的,只是你去把它展现出来。这应该是我们基本的想法,如果想要愤怒,我找音乐干吗呀,是吧?”
“愤怒出诗人,但诗人在展现出来的是另一个东西——从古典的审美来讲,那是悲剧的美,是另一个层次上美的体现,它绝不是骂街。现在回过头看,从古典到现在,所有历经岁月沉淀下来的所谓愤怒的音乐,它仍然是美好的。就像贝多芬,也许他那时候是愤怒,但他做的交响曲是好听的呀,他不是拿这个东西来骂街的。他最终把它展现出来还是一个美好的东西,哪怕是痛苦,它也是一种美。”
“我们做音乐的人应该用音乐的方式来记录历史。中国的历史比较奇怪,`文革十年`好像可以把它从中间抽出去,它跟前边没什么关系,跟后边也没什么关系,历史在这里有一个断层,我们恰好在那个时候长大。我觉得我们应该用音乐的办法澄清一下我们自己,知道我们怎么长大的。这张唱片我采取的演唱和编曲方法完全是今天的时尚语言,我们通过这个办法告诉我们的下一代,8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让他们也可以通过我们这张唱片知道我们小的时候一些美好。就是这么一点目的。”“对那个年代的看法是一回事,如何表达是另外一回事。那种把自己的伤疤活生生地揭开来给人看,那不是我喜欢的方式。”
“别把自己想得太高了,而是应该把音乐看得更高一点儿。这是我做音乐始终找的一个概念。所有做音乐的人在音乐面前都是小的,音乐是最大的,你永远要仰视它,尊重它,不能把它当成自己的一个什么工具。我过去研究古典音乐就发现,很多成功的大师都只是尽他的才华展示音乐,他很尊重那个东西。到浪漫主义后有点儿变化,好像大家把音乐当成自己的出气筒了——我不高兴,我就得让所有人跟着我一起哭——这不好,因为音乐展现的就是个美好的东西。大家应该平易一点,把自己看小一点。你越这么去想,可能这种使命感的事儿也就越小了。去瞎弄什么事儿啊,我把音乐本身做好,就对了。”
“我唱的歌似乎很难跟生活套上。源于生活?你说唱胡雪岩那些,源于我的哪种生活?我没地方去找百十年前那种富商的感觉,做梦也找不着。《好汉歌》就更不靠谱了,那唱的是江洋大盗。音乐是个艺术品,最终实现的是审美。跟生活有关系,但不仅仅是源于生活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儿。别人常问我:你在唱歌时想到了什么?坦白地讲,什么也没想。演出前把歌练熟了,然后就站在舞台上,你张嘴,按照你的领悟表现。你对音乐的感受,你对音乐的理解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流出来了。你唱完了歌,你的声音,你的动作,连同你的形象都可以被淡忘,剩下的还有一些东西让人感动,这才是音乐的魂。”
“实际上唱歌拚到一定程度后,最后拚的就是修养。这个东西还说不清楚,它是多年积淀下来的,当你唱歌的时候,这些东西就会流露出来。而且这个东西特别有力量。”
“60年代生人大多是80年代初走向社会的。我们是怀着上一个年代集体趋同的未来展望`走进新时代`的,而这个扑面而来的时代正与我们心中的原本的形象渐行渐远,我们被迫在二十多岁以后又随着时代年复一年地调整自己,重塑心中的一切(幸亏只有二十多岁)。所以,我觉得我们是幸运的一代,我们在想象力和适应力最好的年龄经历了中国的又一次巨变。我们心中有我们固守的东西,却不妨碍我们游走于当今的社会。你说到`艺术工作者`,具体说,我们可能都能接受当今的艺术商业化过程,像电影,像流行音乐的商业化,但我们心中还会把它们看成艺术。”
“当代的文化都不是当代的人能看得懂的,这就是为什么法国大革命过去那么多年才出现《双城记》,才出现《悲惨世界》,当时觉得自己明白的都被砍了头,什么马拉,丹顿,罗伯斯庇尔。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历史总是后朝修前朝,梁山好汉是宋朝的,也得等蒙古人回去了再由明朝人写。对了,有一种说法:梁山好汉喝酒时为什么都只切牛肉吃,是因为明朝皇帝的官讳。一定要说当下,那也只能是印象:我觉得现在是一些喧嚣很快被另一些喧嚣盖过。至于得失嘛,我觉得失去的是自己,得到的是失去。瞎说罢。”
“我认为艺术本身是很无力的,她只是文明的一种外化,她改变不了什么。艺术一旦变得强有力,那一定是裹挟了其他的东西,当然最多的是政治。艺术本身是还很脆弱的,很容易被强暴,也很容易被击碎。古希腊人就是一边研究着美学,一边去烧别人的宫殿。现在西方人还是如此。但好在,人类对美的追问从来没有停止过,这就是艺术发展至今唯一的原动力。所以,我们还是像德彪西在一战中的巴黎说的那样:这个美好的世界正在被摧毁,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多提供出一些美。”
刘欢:我其实只是个业余歌手
严格地说,我是一个从来没有接受过专业音乐训练的业余歌手。
我生在天津,上小学,读中学。虽然也喜欢音乐,但也只是在很小的时候跟着宣传队学过一点儿二胡。
我真正意义上开始自觉地去了解和学习音乐是在大学。那时候考大学可不像现在这么容易,我高中毕业那年天津的大学录取率是3%,玩儿命了学呀。1981年,我考上了北京国际关系学院,学法语专业。
在国际关系学院这几年大学生活基本决定了我后来的生活轨迹。上世纪80年代初,中央广播电台有一个频道的调频广播仿古典音乐,我和同学有空就听。另外我们是外语专业,有时候老师也会拎着一个“砖头”录音机来放一些外国歌。那会儿我们想听点儿什么音乐可费劲了,谁要是有一套“披头士”磁带,不知道要被人“拷”多少遍。
不过就是在这种环境之下,我学音乐可以说是相当之快,原因是自己真的特别喜欢。印象比较深刻是我大二的时候,发现学校里有一台钢琴放着没人弹,我就把钥匙找到,在大家睡午觉的时候去弹钢琴。除了弹钢琴之外,我自己还学了好多歌曲。
毕业之后,我留校任教,先是在团委工作,后来我开了《西方音乐史》这门课,一教就是快20年,只不过我后来到了经贸大学教课。
1986年,中央电视台跟我约了一档节目,做一个电视专题,需要长一些外国电影的插曲,而且要求英文,法文都能唱,就找到我这里来。上了这么一个节目,就开始和这个圈子里的人接触到了。比较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李黎夫让我唱了《雪城》的主题曲《心中的太阳》,然后就是《便衣警察》的主题曲《少年壮志不言愁》,因为当时没有今天那么多电视频道,这两部电视剧全国都在看,我算是比较幸运的一曲成名。
后来我写了一些歌,比如《北京人在纽约》的主题曲和《从头再来》,也继续唱了很多电视剧的片头片尾曲,比如《好汉歌》,歌迷了解我,喜欢我基本也是通过这些歌曲。但唱片我只出了两张,1997《记住刘欢》和去年的《六十年代生人》。在这方面我是一个比较懒,比较闲散的人。
音乐这件事,我是一直当做我自己最喜欢的事在做。有人说音乐圈,娱乐圈怎么样,我倒是觉得一直做得挺快乐,我就是这样,把音乐当成好玩的事来做,要是哪天真成了“专业歌手”,可能就没这么轻松了。
口述:刘欢 采写记录:李志明
——摘选自2004年3月15日《新京报》

十、轶事: (提供资料)


玩“造曲儿”:

——摘自1990年3月18日《中国青年报》星期刊头版 文:邸洁
在紫玉饭店舒适的客房里,我们见到了刘欢。
未及提问,刘欢便自报家门:生于1963年8月26日,性别男,汉族,天津人,现在国际关系学院教师……
刘欢能侃,想到哪儿说到哪儿:本人习性——抽烟,喝酒,吃辣椒,不好好睡觉,坚决不锻炼身体。他说这是某某人的养生之道。他也真的一直接一支地抽烟,一边还一杯接一杯地喝啤酒。
在刘欢眼里,前一段的流行音乐是电声乐器加民歌新唱的四不像,而自己又无意致力于发展既是民族的又是世界的流行音乐,说到底,他不愿意背负这样沉重的历史使命,因为那“太邪乎了,太伟大了”,与自家追求闲适,自在的性格不相符。他对流行音乐“民族化”的提法始终不感兴趣。
刘欢称作曲为“造曲儿”,他喜欢玩“造曲儿”,《丁香雨》就是纯粹玩技巧的抒情小品。刘欢一年里往多了说也不过写十几首曲子,常常是头天晚上喝醉以后“杵”着钢琴写一首,第二天醒来骂一声“什么玩意儿”就给毙了。他就是这样一个玩法,不受约束,一年之中绝少为了赶任务而创作,命题之作更是少而又少。
当我们问及讲课,唱歌,造曲儿更重哪个时,他干干脆脆地回答:“都不重要。”
刘欢毕竟与新潮歌星不大一样,服装并不怪异,但柔软的羊毛衫,精致的衬衣领,蓬松光洁的一头卷发告诉我们,至少他对自己的形象还是很注意的。只是这种讲究之中仍然透出一些轻松,闲适的气质。显然,刘欢是个典型的生活型的人。
其实,刘欢对音乐也非如他所说的那样漫不经心。作过的曲子,唱过的歌也不知有多少了,但没有一首能令他满意的,就连他自己录过的专辑他也从来不听:“毛病一大堆,没法儿听!”

煮酒说:

——摘自1996年5月17日《北京晚报》第九版 文:甲丁
和刘欢认识已有8年。说到刘欢,但凡与他有过交往的人或许都能妙论一番。说他的歌,说他的人,说他如何待人接物,如何从一把吉他起家到演绎,创作,制作一概门儿清的全能音乐人。个人的好恶不同,话题的角度自然丰富,但有一点确实能博得广泛认同的——刘欢爱喝酒。
记得那时我们第一次合作的1988年初,那天风力较大且天气较冷。本来约好接他录音可待我和编曲薛瑞光通往约定的蓟门饭店与他会合时,得到的却是他与朋友喝酒去了的音讯。这让我头次知道了怒发冲冠是种什么感觉,因为这意味着没时没会儿,而每分钟的等待都将是所有录制人员经历和时间的无端耗费。于是我和薛瑞光商定,歌可以不录,但要与他把事情理论清楚。于是我们席地而坐,并且做好了为他的酒囊在家一瓢凉水的准备。当我们发现这种做法只是在体验什么是“傻等”,只好无奈,无趣地返回录音棚时,他却在那里等候了我们多时。就这样我们在没搞清到底谁有失于谁的情况下,完成了第一次合作。而他那种忘情,投入的演唱和诠释歌曲的能力,却奠定了我们日后合作和交往的基础。尽管他是在半醉半醒中演唱,尽管那首歌已是他唱过的第9个版本——电视剧《便衣警察》中的主题歌,但我敢说我录的这个版本,是最美妙,最独特的,当然这多少与他肚子里闹腾的酒水有关。
时间转至1993年底,那是我们在福州的又一次相聚。
刚刚演出归来的刘欢,约了我们几个到他的房间闲叙,诱发谈兴的自然是酒。那天我们聊了很久,话题也很多,只是全部有关音乐和圈里的人和事。对他的认识,从那时起变得多重起来。这时候的他,舞台上,录音棚里的老道,世故已被酒精漂洗得格外单纯,只是见地非常独到,甚至把我创作中硬撑了多年既不愿面对又无法回避,更不便言说的尴尬全部抖落出来。我发现酒能是他的思绪格外清晰和敏捷。
他讲了些自己的经历,背了几首小诗和小词,还哼了几句我也说不清算不算音乐,反正听起来很舒服的旋律,作为靠写字吃饭的我,不能不佩服他的才气。后来被圈里人普遍叫好的《丁香雨》也在其中。当时我说得不多,但想得不少,这对于我后来的作品多少有些影响,我发现他手中的酒杯里荡漾的不只是功成名就后的优越感,还有一种激情,一份坦诚。结束了这次长谈,屋外星光灿烂,对面的歌厅里飘出经他唱红的那首《弯弯的月亮》,我看了看表,已是凌晨一点半。
若要为刘欢画一幅肖像,我是说能在追悼会上派上用场的那种,如果画不出散淡而不失严谨,孤傲而不失随和,正经而不失顽皮,那恐怕连他也不会认出画的是谁。因为这家伙的性情实在难以把握。得出这个说法是在去年9月份国际音像制品博览会开幕式演出后的一次小叙中。
曲终人散。我俩伏在吧台,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话题自然是东拉西扯,但内容却很严肃。三杯酒入口他问我为什么不多写词了,我自知其中的原因很多,但又不能不给他个说法,于是便从音像行业的大环境说起,道了些苦衷和困惑。我知道直接触及别人的心思是他的强项。果不其然,他一开口便直奔我们这些职业人懒于正视现实,羞于解剖自己的共同弱点而来。对于他的看法,虽然我不能完全苟同,但还是被他的责任感和对功名利禄的取舍态度所感染,后来我有意换了个话茬,把话引到她最倾心的女儿身上。当时他眉飞色舞的表情和近乎孩子般的谈吐,现在还记忆犹新。

直挂云帆济沧海:

“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歌者
文:金兆均
认识刘欢,他已经成为歌坛上的超级巨星,但也正处在低潮之中--因为`义演迟到`事件,他被封杀,我还曾见到一份很快被收回的红头文件。与此同时,他也因和韦唯一起策划举办了一场同样为水灾的募捐义演而深受好评。而今回首,也已经过了十多年了。
我当时热衷于采访中国流行乐坛的第一代音乐人们,刘欢当然是他们中的一个。当天,从下午两点到晚上六点半,在国关他那大约15平方米的蜗居之中,一冰箱的啤酒伴随了我们的采访,而这采访又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以音乐为中心的无主题变奏。到了他新婚不久的妻子卢璐回来时,啤酒终于喝光,刘欢热切地提议到校门口的饭馆继续喝并聊着,我只好婉辞加坚辞了。
从那以后,我们说来为数并不很多的长谈都在啤酒中进行,不同的是,谈话的内容更加的无主题,甚至也并不总以音乐为中心。从文学到历史,从文化到艺术,在深圳的啤酒屋,在上海的黄河路,在南京朋友的家中,在他自己的乡间别墅。
有一点特殊,在我们的交谈中,几乎没有段子,没有圈内的风传,没有对业界人物的月旦臧否,也就是很不`时尚`。在这个角度上,刘欢其实不属于这个世俗世界。
采访过不少歌手,确实,大多都可谓经历坎坷,有着一本不足为外人道的辛酸史。刘欢不同,当年整理我采访他的录音我就奇怪地意识到:这是个阳光青年,除了`义演迟到`事件,他几乎可以说是一帆风顺地成长着乃至成功着。而正是这种`一帆风顺`,可能才是解读他至今艺术上成功的钥匙。
在我看来,与生俱来的音乐天赋,明朗健康且宽容的性格加上对美的高度敏感和追求是支撑刘欢生命和艺术的三原点。
刘欢具备天才,这是无庸讳言的,如果说富有魅力的声音是生理上父母的恩赐,那么,他对于作品的超常阐释能力也该有与生俱来的素质。不止一次,一些作曲家在听了他对自己水平不高的作品的演唱后目瞪口呆,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作品。
一个成功歌者的标准之一就是能够把平庸的作品提升到为人接受的程度。因为他的声音和蕴含其中的情感本身已经足以构成美。
刘欢决不是一个`愤青`,尽管他对很多事情有清醒的批判和观察,但他在这个世界上寻求美的本能力量恐怕要大大超过他对假恶丑的挑剔,我以为这在很大程度上与他同为教师的父母有关,不论是遗传因素还是后天的教育。
一个成功歌者的另一个成功标准就是为听者输入对生命和美的追求和热爱的信息乃至程序。
刘欢对美好的艺术的态度是崇拜。一次在他家我们一起欣赏歌唱家卡拉斯的录像,刘欢在卡拉斯上场时说:看哪,这才让你知道什么叫`仪态万方`!而另一次他急不可待地邀请我们和他共同欣赏音乐剧《巴黎圣母院》,更是只能用`如痴如醉`来描述。
一个歌者如果没有这种对美的高度敏感和近乎于崇拜的激情,他当然无法达到真正的成功。 刘欢的歌者之路大约可以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他通过外国歌曲演唱比赛而进入新兴的流行音乐圈,很快凭借演唱两部电视剧《雪城》和《便衣警察》的主题歌而一举成名。这时,他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创作。虽然他的《磨刀老头》风靡一时,虽然在《心中的太阳》《绿叶对根的情意》《弯弯的月亮》等作品的再创作中他已经显露了自己的创作才华。但这一阶段,他主要的成就还在于准确到位地对作曲家的作品做出出色的阐释。
第二个阶段,从《北京人在纽约》到《胡雪岩》,刘欢进入了创作上的高峰期和演唱上的黄金时期。他的创作具有强烈的 个性色彩,在流行性和艺术性的结合上提供了成功的范例。在演唱上,他进一步成功地融合了不同声乐艺术的演唱技巧。
第三个阶段,从《好汉歌》《你是这样的人》到《60年代生人》。这个阶段,在歌唱上,刘欢攀登上了又一个相对自由的台阶,他处理作品的能力高度娴熟,对多种反差很大的作品具备了超强的演绎能力。这一阶段他有更大胆的探索和尝试,也该说在创作上多少有些迷茫和徘徊。
刘欢完成了一个标准的成长过程,`十五有志于学,三十而立`。于今,他走到了不惑之年。然而,对于美的不惑可以说基本完成,对于新的创作还未必能说`不惑`,也许,这个任务要到`知天命`之年才能接近解决。
一个歌者,在近20年的时间内给听众提供了足以成为人生印记,时代符号的作品,既是个人的幸福,也是听众的幸运。在通过歌声与听众情感沟通的同时,刘欢也和听众们一起在生命与美的殿堂中共同提升。
因此,刘欢的这场音乐会对听众来说不仅是怀旧,而且也会在歌声和音乐中重温我们共同走过的日子。歌者的意义和音乐的意义该是这样获得显现。
`凡祈求的,必得到,凡寻找的,必得见`。刘欢的歌者之路验证了这个古老的道理。
刘欢在欢歌。这种欢乐来自平凡,也来自超凡,来自此岸,也来自彼岸。对生命的热爱和对美的终极追求是使命,是自觉,也是探索和求索。
然而,这路并没有终点。对于刘欢,今后的路更长,工作更艰苦。我真诚地希望他把演唱会当成一个新的起点,继续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继续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一个人唱一些好歌并不难,难得是一辈子唱好歌。我想,和克里斯朵夫一样,刘欢也一样肩负着即将到来的日子!

相关连接  我与明星  相关明星  明星日历  提供资料 刘欢,刘熠思,卢璐,刘一丝,Liu Huan


szkl.net ©2006-2020用户协议  粤ICP备13028450-1号